「宣娜」Land(完)

让她降落


西厘:

总之完结啦
还有land的意思的话 对金医生来说是登岸 对小选来说是降落 然后也有陆地的意思嘛 就觉得都很适合 所以取了这个标题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

  
26

厚实的窗帘无法完全遮挡住来自午间时分的阳光,米黄色的光斑在地板游移。

饶是医院再忙不过来,也不好意思在周末打扰病着的医生,给了她窝在床上到大中午的机会。

金知妍有起床气,她皱着眉头,在光线跳跃在视网膜表面时耸动着肩,将头埋在吴宣仪的怀里。比例良好的狭窄肩膀线条收拢着,张开的手臂恰好能结结实实把她圈住。她顺势蹭了蹭手臂内侧,就看到对方耳朵上的薄红。

“内……好像不怎么烫了,但还是再吃点药吧。”
“……”
“宣仪,好吵……”

抬起手臂,指甲不小心蹭过吴宣仪右脸皮肤,痒痒的、酥麻的。最后停留在嘴唇,指腹堵住了想要继续说的话。
金知妍的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,亲在对方的下巴,说话声沿着颈部的脉络爬行——

“你今天留在这吗?”
“嗯。”
回应她的是一个有些僵硬的点头和挤出来的单字。

如果不是待到饥肠辘辘,两个人可能仍旧没想着要起床。
金知妍侧边的头发微微翘着,放在平日里的金医生来说压根不可能。吴宣仪伸手想揉一揉,想到什么而缩了回去,垂落的手掌被对方捏着。虽然没有说话,那个人周身萦绕的气息不再像吐着寒气的冰块一般,主动凑到她眼前。

“知妍、知妍”,变得有些得意洋洋的高中生“昂昂昂”地笑着,揉了揉她的头顶,叫着本名,黑亮的眼睛里包裹着戏谑和欢喜,分明能叫人看到背后晃着的尾巴。
金知妍毫不留情地咬了面前的人的手指,然后伸长手臂在床头柜上摸索着,将眼镜安在鼻梁上。

磨磨蹭蹭地穿衣服,余光瞄到身后的人已经迅速套好了衣服,刚刚修剪过的发尾垂在后颈,冲着她眨了眨眼。
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类型,但也很难让人觉得讨厌。

等金知妍洗漱完毕后,素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正蹲在厨房角落的冰箱前,双手摁在膝盖上很是乖巧。却让人有些头疼。
“你会烧饭吗?”
“粥的话,还算可以。”
回答倒是实诚,透着股一本正经的认真。金知妍挑了挑眉,窝在沙发那,由着对方鼓捣了。
卷起的袖子挽到手肘,露出绷着的小臂线条,围裙似乎短了。她在心里抱怨了句高中生是不是又悄悄长高了。

“一会出去逛下吧,有场想看的电影,还有老待在家里闷”,医生咬着筷子的前端,询问对方意见。
“这算约会吗?”
吴宣仪的重点总是乱跑偏,可从别的层面而言不得不说精准。金知妍含着粥,烫得张嘴吸了口气,说随便你怎么觉得吧。

眼底的笑意也就不七兜八转地掖着,少年人的情绪明媚又清朗,流露出满满的喜欢。和当时、医院里否认了关系时恰好相反。诚然她都知道,简单分明的喜爱、直白的渴求,曾经轻飘飘地浮着,如今已经落到了心底。

锁好了门,后面等待着的人便把手指挤进她的指缝。
电梯里有人瞥向她们的方向,于是吴宣仪松了手。金知妍有一瞬间的失落,像粗糙的纸和玻璃摩擦,情绪尚未来得及荡开,就有下巴搁在她的肩窝,蹭了蹭颈部的头发。

病后初愈的身体和神经处于嗜睡的阶段。后脑勺挨到令人舒适的座椅,便不可避免地进入到昏昏欲睡的状态。电影色彩缤纷的画面在眼皮浅层跃动着,不久后被什么东西遮挡住了……

“几点了……”
“刚好是回家的时间。”
睡了一场外加半小时的医生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颈,睁着惺忪的眼睛去看黑暗里模糊不清的轮廓,维系着低哑的声线开口询问。吴宣仪好似没有在意,同白天一样揉了揉她的脑袋,凑到耳边说“回家吧”。

她们在不属于自己的场次中,忽然暗下来的画面里接吻,简单触碰又分离,反反复复,和纯情的初恋没有什么区别。然后两个人猫着腰穿过坐着寥寥几人的座位之间,在配音字正腔圆的念白和四下安静的电影院里面,像是一场不切实际的私奔。

27

金知妍成为了正式医生是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,意味着高中生最后的暑假也临近末尾。
她给父母都发送了信息,犹豫着拨了电话给吴宣仪。

不真实的电磁和隔得稍远的清朗声线交叠,她才发现对方就站在建筑物的角落,所距不过十多米。那个人笑起来就轻易变成眉眼弯弯的模样,当然除去个别时刻都很亲切。将黑色卫衣连接着的兜帽往后翻,拨了拨细碎的前发,吴宣仪边晃着手机,边小跑到她身边,抵达眼前后才切断了通话。

金知妍抿了抿唇,告诉对方正式医生的事。吴宣仪没有因此惊讶,本就是顺理成章的发展,但“太好了”和眯起笑眼都是发自内心的诚挚。

“医生打电话是想跟我分享这个消息吧。”
半晌她才反应过来。
暑假的末尾仍旧很晒,到停靠着的私家车旁边的小段距离免不了光线贪婪地舔舐。于是她把手掌举到医生的眼睛前面。

“是啊,我是想要早点跟你分享。”
虽然她没有看她,是何表情也完全受到了自己手掌的遮挡。吴宣仪急着想要缩回手,被抓着在手掌心轻吻了下。镜框压着指腹,浅浅细细的瘙痒蔓延开。所以没能得以顺利看到对方的表情。

吴宣仪侧过身给她系安全带。拖长的带子连接的金属和扣子发出了“咔擦”的咬合声。她们顺理成章地拥吻,安全带固定着的人活动范围有限,紧贴着椅背接受着划过下唇的牙齿、由下颚开始巡礼的舌尖,然后被堵住了嘴唇。不过她压根没有想过逃,从面前的人以和其他人都不同的方式硬生生地闯进她的生活开始,她就从来没有想过拒绝。

“医生现在记住要呼吸了啊”,抚着对方湿漉漉的唇角时,吴宣仪说。
金知妍捏着面前人的下巴,拇指轻轻按压着,再度靠近。

若不是对方提醒的话,她已经开始忘记过去时常出现的窒息感,来自于各方面的关注或是她自己给予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。像是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间漂浮,时而被海水拍到水下,时而浮到水面,却不至于溺毙。和李露朵交往时虽然相当的开心,但有时睡眠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被突生的窒息感受打断,醒来后发现还是自己一个人。

今后大概不会有了……

28

快要成为大学生的人过几天就要开学了,因为她不经意提了确切的日子,金医生在心里默默记下了。

她们还是隔几天才见得到面,频率较之前稍有增加。
所以自己也开始习惯偶尔冒出的吴宣仪,蹲在门口,有时是直接坐在台阶上、两条腿晃动着。金知妍喜欢看昏黄的走廊灯下对方亮亮的眼睛,同森林里的小鹿那般清澈的瞳。

吴宣仪从蹲在地上的姿势站起来,不顾身上名牌衣服沾着的灰。方便将下巴搁在医生的肩窝,闻消毒水和淡淡香水味混合的气味。她已经摸清楚了,断定对方不会拒绝诸如此类的亲密举动,果然只是被轻拍了手背。

“知妍!”
“嗯?”
“知妍——”
“嗯。”
“你说我们是不是像正在秘密交往的恋人?”
“你说呢?”
“我报的大学也不是很远,周末可以回来看你。”

医生转过头来看她,抱着手臂好看得不真切,背对着灯光投下了模模糊糊的温柔轮廓,看起来是勾着嘴角笑。

吴宣仪说,你还记得我们刚开始的时候,我说的那个梦嘛,我没有骗你。
有过许多次的梦境,枯燥地重复着由空中落下的场景,可不论多少回,她只能悬在蔚蓝色的背景下飘荡,间或穿过云层,继续向下坠落,却一直看不见地面。
其实她胆小得很,每当独自一人孤零零地待着,就孤单又害怕。而即将落地之前,若是被抛到什么孤岛不是同样令人忧虑么。纵然是畏惧的,梦境内容没有跟任何人提起,包括好友程潇。

金知妍的面容沉静且冷峻,手术完成得精确有如机器,那是她对医生的初印象。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她愈发陷入迷雾森林般的眼眸,总是想着深入了便能看到原本的颜色,不断不断地摸索前行着,在名为金知妍的森林里。

她看了眼没有回答的医生,自顾自地继续讲述着——

“我昨天看到了,看到地面,虽然有点模糊,但过几天是不是就能降落了?”
“我会降落在哪呢?”

她紧张时语速随之加快,句尾挨着句首,说得飞快,糯糯的声音都要粘到一块了。

“我这儿。”

金知妍说,把金属质地的小圆环挂在对方的拇指,连接着的钥匙悬在半空中摇晃,她又重复了遍,声音轻轻柔柔的、坚定有力的,让人听得分明——

“你会降落在我这。”


   

评论
热度(502)
  1. POI留守村民西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让她降落

© POI留守村民 | Powered by LOFTER